iT邦幫忙

7

左岸雨(東北方! 豔陽-5)

<Vika>

第一次非上班時間,和小黃座這間咖啡館裡,該說感覺特別呢? 還是別有不同的風味,總之就是很奇特。小黃雖然坐在我對面,但兩眼飄來飄去,感覺到他很不專心,他在想什麼呢? 今天的卡布奇諾喝起來也很怪,我是怎了呢?

『那...那位工程師還好嗎? 後來有去醫院嗎?』

小黃抬起頭,楞楞的跟我說「他不會去申請國賠,也不會找人來我們公司抗議,別擔心。」

他的回應,讓我有點嚇到,這不像小黃會說的話啊,我知道他很老實,但不至於會講這種很難笑的冷笑話。『這樣啊,那真是天佑我們公司囉?』

「是啊!」

『我後來請教了副總,關於那「無聲騎士」的意思。』話還沒講完,小黃激動的打斷了我的話「真的嗎? 他...有說什麼嗎?」

『應該有吧,不過我聽不懂副總說的意思,所以才想問你。』

「這樣,那妳想問什麼,說說看。」

『我下午就問你了,不是嗎?』

我們兩人像是在打太極似的,誰都不想先開口,只好在問題的核心旁繞啊繞。還沒繞出來的時候,附近一桌客人的聲音,傳到了我們這邊。我們兩人聽到那個聲音後,不約而同的問對方『那不是理查的聲音嗎?』

接著,我們專心的聽著理查在說什麼,他講話的音量太大了,只要仔細聽就能聽的清楚。

「我手邊真的沒那麼多錢,要我在這個月底拿幾萬出來還你們,不可能的啦,而且我又不是欠你們錢,我的債主是我朋友啊,怎麼會是你們?」

我偷瞄了坐理查對面的人,雖然穿著西裝,但感覺不是善類,或許該說不是走正道的人,小黃看了那個人後,跟我說那是錢莊或是討債公司的人,小黃怎麼會看一眼就知道? 真是怪。繼續聽他們在談些什麼囉。

理查:「我真的沒有那麼多現款啦,這個月沒辦法還錢。」

討債:「理查先生,我跟你講過了,你朋友把債務轉給我了,你如果有疑問,可以去找你朋友談談道德層面的事,現在,我們在談的是現實面和Business,希望你能理解,我所描述的事情。」

理查:「我真的...我這個月真的沒辦法,要我拿錢還你,要下個月。」

討債:「下個月還錢,就是下個月的一號,這個月呢,就是這個月的最後一天。可是我沒辦法讓你延到下個月。你了解嗎? 這個社會,有些事是不能討價還價的。」

理查:「 …你...你這...不然這樣吧,有個人欠我一筆錢,我也把債務委託給你處理,然後就用這筆錢,去打消我欠你們的另一筆款,可以吧?」

討債:「沒問題啊,但債務處理這方面,要打七折,假設我拿回50萬,你只能拿35萬,然後扣掉原來欠我的,最後你只能拿1萬,如果你要我處理的債務低於50萬,就算我把債都收回來,你也還是要還我錢,了解嗎?」

理查:「...你...你們這些吸血鬼,我能說不好嗎?」

討債:「理查先生,您別這樣說,我們的風險跟你們銀行比起來,大太多了,你們都到現在不用繳營業稅,如果呆帳太多,也不用擔心,我們的政府也會幫你們想辦法,不是嗎? 我們這種工作的人,每天都要擔心能不能回家吃晚飯,你了解嗎?」

理查:「你那什麼理論? 你以為這樣說,我就會同情你嗎?」

討債:「不,你錯了,我們之所以會存在,就是因為這個社會有很多人,寧願找我們,也不願找你們銀行。不是因為你們銀行不好,而是因為我們比你們更了解客戶。」

聽到這,我跟小黃都說不出話來。過了一會,理查跟那位看起來兇吧吧的人,先離開了咖啡館,我和小黃彼此對看幾秒後,都笑了出來,『哈哈哈,剛才他們兩人的對話,真是讚,沒想到有人治的了理查。』

小黃對我的話沒什麼反應,這時候我身後傳來一個聲音「小黃啊,你怎麼也來了,我剛表現的還可以嗎? 我有點緊張。」

我噗的一聲,未吞下的咖啡,噴了出來,我回頭看到了剛才那位討債的先生,小黃頭低低的不敢直視他。這位討債的先生,往後退了幾步「對哦,我們不認識,我把事情辦好囉,剩的交給你們了。」像陣風似的,那討債的先生再一次離開咖啡館。

我認真的問小黃『你要不要解釋一下,今天...不對,應該是這段時間發生的事?』

小黃兩手緊扣,沉默了好久之後「剛才那個向理查討債的人,叫Peter,過去我們也是同事。」
『哦? 我想聽的不是這個。』

「那...今天受傷的工程師,叫Allen,過去我們也是同事。」
『小黃...你還好嗎? 我想聽的不是他們叫什麼名字,他們是誰我不想知道。』

小黃看了看我「那妳想知道什麼?」
『你...都說了吧。』

「我剛就說了那兩個人的名字,是妳說沒興趣的。」

這時候我才發現,小黃如果不是真的古意古意,就是深藏不露的高手,我靜下心來告訴他『你從無聲騎士說起吧。』

「我大概是四年多前,到這間公司任職,報到後的第三天,我想去洗手間,結果走錯了,跑到了女用洗手間,我把門推開的時候,看到一個女人站在鏡子前面哭泣,我不認識她,但她的眼淚和啜泣的聲音,讓我感到非常不捨。半年後,我調了單位,才又遇到她。」

「再遇到她之後,我發現她平常都是神情憔悴、心神不寧,這公司的文化,讓她飽受其它部門的攻擊,那時候我便希望能保護她,希望能看到她開心的笑著,這是我小小的心願。」

這算告白嗎? 應該不是,但我聽了卻很感動,雖然小黃沒有明確的說出那個人是誰。『後來呢?』

「後來我成了這個人的副手。」

『小黃,你說的人是誰?』

他看了看天花板,想了一下「是誰...不重要。」

『那對方知道嗎?』

「小姐...不好意思,我們要打烊了,能先跟妳們買單嗎?」

服務生的聲音,中斷了我們的對話,小黃快步走到櫃台買了單,我們走出這間店時,小黃告訴我「對方知不知道,都沒關係,因為我不想打擾她,現在這樣就好了。」

他最後的話,讓我想到了阿輝對我做的事。『這樣有任何意義嗎? 為什麼你們男人都喜歡做這種自以為的事?』

「這個問題,我回答不了妳,有機會再說吧,有點晚了,我先走了。」

他竟然就這樣走了? 空蕩蕩的大街,小黃留我一個人站在街頭,我已經搞不清楚這些男人在想什麼了。為什麼都是這樣自以為啊?

**累了嗎 飯怎吃不下
像條小魚 人海中掙扎
躍過或逐流
有能力扭轉嗎

睡了嗎 月娘快落下
害怕疲憊交雜
夢想誰會牽掛

手指颤抖 兩肩多重
如不扛起歲月
還有什麼 能放心上

笑了嗎
只因一個妳啊

沉默吧
距離永遠 不隨時間變化**

</Vika>

(待)
201/07/20 太陽哲齡
更多文章都在行雲流水IT人

文章導覽
上一篇
下一篇
全系列連結


0
鐵殼心
iT邦高手 1 級 ‧ 2011-07-20 23:09:49


沙發...入座喜歡

kime0129 iT邦新手 2 級 ‧ 2011-07-20 23:24:19 檢舉

哭沒坐到!!!

0
liurambo0911
iT邦高手 1 級 ‧ 2011-07-21 10:15:09

無聲騎士這詞真的很玄
尤其是明明主角更加的無聲XD

0
fireflybug
iT邦研究生 5 級 ‧ 2011-07-21 11:23:03

有聲騎士,努力的保護心儀的對象,希望她能快樂.......愛你

不過有時候無聲也會中槍......噎到

因為在他們的心中,是當你進機房把門關起來時,就是在監控他們的上網行為或是MSN訊息,其實我只是進去看燈號有無異常,填寫每日核檢表,做做一些軟硬體的實驗,關上門只是怕冷氣跑出去機房過熱.....Orz

有聲騎士,還得被迫加入女人的戰場,只因為比較常被誰找出去參加活動,另一團體就覺得你是那一國的,怕跟你說的事你會告訴另一國的.....其實我只是希望大家都能相處融洽,沒有預設立場......

我想我還是當無聲騎士好了,只是這個騎士不在以保護心儀的對象為出發點,而是只準備做好本份即可......

0
賽門
iT邦超人 1 級 ‧ 2011-07-21 16:23:48

sunallen提到:
無聲騎士

去霍格華茲學院去參加'騎掃把訓練班', Just do it!

我要留言

立即登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