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邦幫忙

12

IT原鄉人(第二部) - 楔子

一個IT人在職場上逐步位居高職,在不同的職位上,會面臨什麼樣工作任務,要處理什麼業務。

我們多半只能從人力銀行的徵才文中知道在IT職場各著各式各樣的職務名稱,或是職位名稱。
像是比較初階的程式設計師、系統工程式,中階的資訊部門主管、專案經理,比較高階的CIO等等,但這些職務代表什麼樣的生活,卻很少有管道說明。

在第五屆鐵人賽人生組中我發表了「IT原鄉人」(我只貼上番外篇連結,從這篇可以直接連到全文)。
在IT原鄉人中描述了IT人在中階職務上可能面臨的工作任務與困境。

經過一段時間的籌備,我寫了IT原鄉人第二部,以故事的方式描述IT人在高階職務中,可能面臨的工作與生活狀況。
相較於初階工作的穩定與單調,高階IT人的工作面對的不穩定性與更多的人際關係處理。
而,一個IT人能不能從事高階工作,個人特質與價值觀是很重要的一環。

好了,不多說了,請各位觀賞。
那....今年的鐵人賽呢?
喔,我不會用這個系列文章參加鐵人賽的。
另外,預定每兩個星期貼文一次,也就是下次貼文是1月25日。

照例,要註明....本文純屬虛搆,如有雷同,敬請諒解。
「成哥?」來到上海五年,這還是成哥第一次三更半夜打電話給我。
「耀東,不好意思,打擾你睡眠。」
「不會,剛躺下,還沒睡著。成哥有什麼指教?」
「是這樣的,我和達哥目前在香港處理的案子還沒結束。」
「嗯,我聽說了,狀況還好嗎?」
「還好,要花點時間去安撫客戶。」

香港的案子是一家跨國企業的資訊中心建置案,和系統供應商間的訂購單出問題,以致送到客戶端的設備不符合當初的規格。
可是工程師也不檢查就上機櫃,被客戶查出來用了低兩階又比較舊的機種。
於是一發不可收拾,客戶要取消合約,成哥和達哥只好親自出馬去滅火,還把開錯採購單的人員、沒檢查就裝機的工程師開除,連帶兩個主管也被砍頭。
本來是打算派我去香港收拾善後,但客戶堅持解除合約。
六百多萬人民幣的案子,被取消影響太大了,於是成哥找在台灣的達哥一起到香港。
我這邊組織了個應變小組,跟著成哥到香港,我留在上海和供應商協調調貨的事,只要客戶同意留著合約,就立即由供應商在香港的倉庫重新發貨。
還好供應商有一批設備正要轉運其他代理商,就先留著等我們需要。

「只是,」成哥繼續說道,「北京有個案子要你跑一趟。」
「嗯!好。」
「這案子很重要,是我們公司能不能更上一層樓的關鍵。」門口的對講機突然響起,成哥繼續說著,「本來應該我去,這次北京的案子是對方找到我們,然後畫了張大餅,我去比較好評估。但香港這案子到這階段臨時離開會給對方更不好的印象,達哥也會很難應付客戶,所以就請你跑一趟,這案子你要進行評估其真實性,以及是否可以合作。就我和對方之前談的情況,會是上千萬的案子,兩三千萬跑不掉。」

難怪成哥說這案子是公司轉型關鍵,案子越大,系統整合公司的規模越能因案而擴張。
對系統整合公司,接案規模越大,越能長久經營。

「嗯!....成哥,我聽到有人在按對講機。」門口的對講機哀怨的呼換我去接聽。
「喔,我聽到了,應該是毛秘書和房秘書找你,我都吩咐他們了,毛秘書會先跟你作案件報告。」
「是。」
「你就代表我去參加,一路順風。」
「也祝成哥順利成功。」
「好,就這樣子,你去和兩個秘書談吧!」

迅速環顧房內,沒什麼見不得外人的東西,隨便穿上連動長褲就去按對講機。
「唉鄭先生怎麼拖那久才來聽呢?」顧大門的守衛撇著大嗓門的湖南口音抱怨著,「兩個小姑娘我都讓她們先上去啦
門鈴很配合的響了起來,「她們到啦鄭先生去應門吧不打擾您啦~~」

打開門,身材修長的毛秘書和嬌小的房秘書兩人都盛裝打扮著,一付準備去參加宴會的模樣,還各拉著登機箱,只是毛秘書還背了成哥用在政府專案的筆電。

「我這兒可沒開趴,你們走錯了吧?!」對她們的盛裝打扮的評論。
「哈哈哈不好笑!」房秘書一雙眼像探照燈似的打量著屋裏的狀況。
「鄭總,成董跟您講過了嗎?」毛秘書直接切入工作。
「是,剛才在接成哥電話,才耽誤了你們。」看著房秘書一路逛進臥房。
「好,我開下筆電。」毛秘書走到餐桌,打開成哥的筆電,「成董交待這次北京的案子要由鄭總出面接洽....鄭總去看看房秘書吧!」
「我來囉
」房秘書聽見,從臥房飛奔而出,湊在毛秘書耳邊講兩句悄悄話,毛秘書聽了微微一笑眼角飄了我一眼。

「鄭總知道這次北京的案子嗎?」
「成哥講過一點點,說是國務院有個案子,找了民間廠商來承包,這家民問廠商直接找上我們,因為幾年前我們承包了上海超級算機中心的虛擬化工程,這個工程算得上是中國第一個大型虛擬化項目。」毛秘書聽了點點頭,鼓勵我繼續,「聽說還是國務院裏要這家廠商找我們談談看可不可以合作,成哥也講這是至少兩三千萬的案子,如果能接案,對我們公司的發展有非常大的幫助。」
「嗯!這案子其實不是民間公司,而是國務院科學技術部下游的系統集成公司承包的案子,案子的背景如何目前只知道個大概,成董猜測說是什麼雲端服務中心?房秘書,這個名詞對吧?」
「對,雲端服務中心。」房秘書正在玩著有線電視遙控器一台一台輪著看。
「似乎科技部打算建立雲端服務,還有建設大數據中心。但更詳細的情況也得等見到廠商的聯絡代表才知道,因為這是有機密等級的業務,公司裏只有六個人知道這個案子。」
「達總知道嗎?」我問。達哥五年前開始幾乎都在大陸接案子,和成哥一起跑遍大江南北,
「他是第二人。房秘書也是今天下午才知道這個案子。」
「所以我是第六人,還有一個是政府部的鄧經理,對吧?」我問。
「對,鄧經理已經在北京了。明天...喔...今天會見到他,詳情等見到他再談。」毛秘書停了一下,在筆電上調出幾份文件。「這是成董找的幾份文件,請鄭總現在看一看,成董認為案子的內容和這幾份文件應該有關聯。」
「嗯,」接過筆電,我埋首在幾份總數多達六百頁的文件,其中一份文件名稱是國家信息建設十年發展綱要,不知成哥如何拿到這份文件,我注意到其中一個章節講國務院建設雲端服務中心的規劃。
「毛秘書和房秘書怎麼回去?」文件看得差不多時,已經過凌晨兩點了。
「我們?」房秘書露出一臉玩皮,「不..回..去..」
「要一起去北京?」
「拜鄭總所賜囉~~我也可以去北京瞧瞧。」房秘書有點興緻高昂。
「我和房秘書和你一起去,本來是我和成董,但找你去就把房秘書帶著了,這樣你使喚起來比較方便。」毛秘書說著翻了下手裏的文件夾。「一早七點的飛機,鄭總的機票要改名,在機場櫃台再領。我和房秘書就在這沙發上靠一下就好,鄭總先去睡一睡,我們五點叫你。」
「好吧!」我去取出兩條備用的綿被給秘書,就回臥房去了。臨睡前,告訴自已要問房秘書講了什悄悄話。

鬧鐘在耳邊輕輕的叫喚著,想起昨晚成哥的電話和秘書們來訪,還有些不真實的感覺。
輕輕的敲門聲,告訴我這是真實的,趕緊回應一聲要她們等一下,趕快梳洗好,把行李準備準備就到客廳去見兩位秘書。
「鄭總,早!」毛秘書已經神采亦亦地坐在餐桌享用豐富的早餐。
「早,好豐盛的早餐啊~~」我望著從來沒擺過像樣食物的餐桌上堆滿著三明治、豆漿和咖啡。
「房秘書的傑作,她整晚沒睡,就去小區的超市採買了一堆回來。」
「房秘書呢?」
「我在這兒呢!」從客房探了個頭出來,「我們半個小時後出發,對吧?毛秘書!」
「嗯,鄭總先吃個早餐吧!我報告一下今天的行程。」

大約早上九點半會到北京首都機場,合作的廠商會派人接機,然後到酒店Check in。
就在酒店的會議室開個會,討論案件內容、合作的方式等等細節問題,因為成哥之前已經把我們的條件都開給對方,多半是談項目內容細節和工作分配了。
下午三點到科技部的中關村辦公室開會,科技部已經邀請五家廠商來簡報。

「五家廠商?」
「對,其他四家是那幾家不確定,猜測都是上海和北京地區的大型系統集成公司。」
「我們公司只能算在中型等級而已,怎麼會找到我們?」
「成董猜測是因為上海超級計算機中心的案子,因為合作的廠商提到科技部的委員特別指明以這個案子為指標。」
「哦~~鄧經理在的話就可以好好商量一下了,上海的案子他也有跟進,細節部份他也很清楚。」
「等會兒到北京就可以問鄧經理了。」
「對了,這次去幾天?我只帶五天的換洗衣務。」擔心帶的衣服不夠,初冬時期的北京天氣很不穩定。
「應該夠了吧?!成董要我們預計待三到五天。」毛秘書一派輕鬆的打量著我的行李。

「走吧~~」房秘書終於出現了,一臉煥發,看不出來根本一夜沒睡。
「妳喔,又不是去北京玩。」看秘書終於看不下去了。
「人家這輩子第一次去北京嘛走吧!走吧!」
「桌上這些東西....」我看著滿桌的食物。
「不用管啦
待會兒有清潔大隊來處理。」
「清潔大隊?」我看著偷笑的房秘書。
「我跟她講買太多了的時候,她打電話給你們技術部的幾個工程師,要他們來吃完再去上班。」毛秘書解釋著。
「這樣啊~~那好,要他們順便把我冰箱也清一清。」
「遵命!」房秘書拿出手機開始和技術部的周強講起話來。

周強是個能幹的年輕人,上海復旦大學畢業,本來想繼續深造,家裏出了點事故,中斷了研究所的學業。
也是為了上海超級計算機中心的案子招聘新人時,看到他的學歷,找他來面談。
雖然是上海人,卻沒有上海人慣有的那種高高在上的氣息。
他要求的待遇,比一般高出一半左右,他也講明白要這樣的條件是為了付家人的醫藥費。
因為要的待遇高出不少公司的預期,以致頂著國家重點學科的光環,找了半年的工作還沒找到合適的機會,先當家教頂著。
我和成哥磨了兩天,終於讓成哥首肯讓周強來試用。
不到兩個星期,周強的表現就讓成哥認同,升正還多給了點。
周強和房秘書走得近,看得出來是有意思。
可是算一算也有四年的時間了吧,兩個人冷不冷熱不熱的,讓週遭人看不出來這兩個年輕人到底在玩個什麼勁兒。

「我說,房秘書你和周強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在往北京的飛機上,毛秘書終於忍不住發難,我在一旁繼續研究著成哥的文件,也豎起耳朵偷聽。
「沒事兒啊
只不過不想太張揚吧!」
「張揚?你們確定在一起了嗎?」毛秘書繼續逼問著。
「因為周強要守喪三年吶~~」房秘書一付你怎麼這個也不懂的表情。
「喔~~~~」毛秘書恍然大悟,我也是。「可是在公司很少看到你們出雙入對呀?」
「這個是我的意思,因為還要等一年多,再說,我們也不知道他們會怎麼看公司同事戀愛的事,就先緩著辦。」我可以想像房秘書用眼神告訴毛秘書他們是誰的樣子。
「你們想得還真遠,我想成董應該不會反對才是,那天我探一探成董的口風看看。」毛秘書說著拍拍房秘書的手背,有種大姐姐照顧小妹妹的意味。
「對了,毛秘書的愛人呢?」房秘書問了個辦公室裏每個人都想問的問題。
「我?我沒你們這麼有緣份。」
「那妳還是單身?」
「結過一次,離婚了。也沒小孩,少了牽掛。」毛秘書嘆了口氣就不再說話,閉目養神去了。
三個人各自抱著心思默默的坐著。

「對了,房秘書....」我突然想起凌晨睡前的問題。
「是,鄭總....」房秘書以為有工作指示,很正經的擺出專業的態度。
「你昨晚在我屋裏逛完後,跟毛秘書講了什麼?」毛秘書聽見掩嘴拚命忍住笑,房秘書更是不可樂支的呵呵大笑。
「好吧!很高興能讓兩位小姐這麼快樂。」
「房秘書說,鄭總屋裏佷乾淨,沒有狐狸精。」說完,毛秘書不禁莞爾。

看看手表,兩個多小時的航行時間,還有一大半行程要飛,想再看看文件,禁不住瞌睡蟲侵襲,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0
一級屠豬士
iT邦新手 3 級 ‧ 2015-01-11 13:33:56

simon581923提到:
「房秘書說,鄭總屋裏佷乾淨,沒有狐狸精。」說完,毛秘書不禁莞爾。

狐狸精會隱身的...哈哈

okra iT邦研究生 3 級‧ 2015-01-11 22:37:04 檢舉

「人們都說:每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個女人,但沒有人告訴你,每一個成功的女人背後都有一幫男人」~~

柯P可以以白目的力量當選市長,卻沒有一點辦法別讓佩琪不高興:
「我想人因有夢想偉大。但是黃花崗烈士的悲哀是:他的夢想不是他太太的夢想。」

才女模特兒李培毓人長得水,文章也寫得漂亮:「從12月25日那則新聞不斷播放,我在私領域表達的個人意見,不斷被放大、放大、再放大,雖然我想在第一時間說明,但爸媽ㄧ直很坦然,也要我不需回應,以免落入各說各話困境,並要我從經驗裡學到,所有的事情,面向很多,不能只從自己觀點看事情,而且批評很容易,對錯卻不是ㄧ時半刻有結果的。...連市長都以他的高度,大度體諒我及爸爸,⋯期待柯市長帶給我們更令人驕傲的台北市!」
柯P整個一豆腐掉進灰堆裡,吹不得,拍不得。捧殺~~

不可以小看女人的軟實力...

okra提到:
我在私領域表達的個人意見,不斷被放大、放大、再放大,雖然我想在第一時間說明,但爸媽ㄧ直很坦然,也要我不需回應,以免落入各說各話困境,並要我從經驗裡學到

okra兄
我想,你也不必太在這別人如何放大再放大你個人的意見及論點..
台灣的民主早已死亡,台灣並沒有民主可言,只有【民淬】..
所謂的真民主,是人人皆有發言自由,個此一自由是不會踏過法律紅線的,如不會給人扣帽子,不會去攻擊別人的言論......等等..
真正的是民主是完整捍衛人民的自由的,如,執法之人執行違法之人的逮捕工作是完全受到法律保護及人民支持才對,使一般良善之民的自由意思不受到任何違法者的侵犯...
自由民主是在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觀念,如..定罪之前,無罪推論等等....
這才是真正的民主自由啊...
現在台灣是...只要我喜歡,沒什麼不可以,所以不爽可以罵別人出氣;別人的政治理念與我不同,可以聚眾而攻擊之...
警察執法,明明對其生命造成威脅,用了槍,還要先思考是否有用槍時機不對的問題,這是那門子的執法啊,實在看不明白,看看美國,會不會有機會讓你在那裡嗆警,用槍時機的問題...
任何一個重大刑事案件,法院裡的法官有獨立斷案審判的職責,但整個社會徧徧喜歡用【不符合社會期待】來左右司法,說司法不公等等言論,從來就不會冷靜不來聽聽法官所陳述的理由及所依據的法條。
所以呢,台灣民主早已死亡,只剩【民淬】而已,不要想太多啦,被別人放大就放大啦....

okra iT邦研究生 3 級‧ 2015-01-12 12:57:41 檢舉

感謝summertw大大指教!
由於受民粹病毒式傳播感染,作了閒得蛋疼的不良典型,給大家添堵了,非常對不起...Orz

0
一級屠豬士
iT邦新手 3 級 ‧ 2015-01-11 13:37:28

狐狸精變身,沒辦法變尾巴,所以尾巴要藏起來.

看更多先前的回應...收起先前的回應...

請問一下...
抓到後,可以宰而烹之嗎???

蛙大,
這還可以有別的用處,冬天暖被不錯啊.偷笑

一尾 iT邦研究生 1 級‧ 2015-01-12 10:05:10 檢舉

unclelucky提到:
冬天暖被不錯啊

真的只有暖被嗎?
偷笑

unclelucky提到:
這還可以有別的用處,冬天暖被不錯啊

此精,與我青蛙一族,並無啥深仇,故,烹而食其肉即可,尚不需寢其皮也...
但..
觀此精之圖像,其皮光滑,並無毛,應無法取暖,故,可棄之.....

0
尼克
iT邦高手 1 級 ‧ 2015-01-12 09:46:00

看來賽哥,可以集結成書。開心

0
一尾
iT邦研究生 1 級 ‧ 2015-01-12 12:08:41

之前有個九把刀
那賽大應該叫啥呢

看更多先前的回應...收起先前的回應...

帶把【槍】..如何....賽大兄...????

不對...
九把槍比較好....

九位尤達偷笑

一尾 iT邦研究生 1 級‧ 2015-01-12 14:49:20 檢舉

九九乘法表
可以嗎
毆飛

okra iT邦研究生 3 級‧ 2015-01-12 15:28:01 檢舉

《IT原鄉人》書名很讃讚
色字頭上九把刀已經臭了...
感覺可以以「原鄉人的血,必須流返原鄉,才會停止沸騰」為線索,找個夯的筆名疑惑

一尾 iT邦研究生 1 級‧ 2015-01-12 16:18:45 檢舉

okra提到:
原鄉人的血,必須流返原鄉,才會停止沸騰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xGNLWXfJyI
雄雄想到這首歌

select提到:
雄雄想到這首歌

那首歌的歌名我會想到下面這首....
Yes

okra iT邦研究生 3 級‧ 2015-01-12 20:45:42 檢舉

select提到:
想到這首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4bXKNKc2ZQ

0
mis2000lab
iT邦好手 1 級 ‧ 2015-01-12 14:40:33

讚喔!!!!讚
可以集結出書

正在觀賞中......

0
丁大丙
iT邦研究生 5 級 ‧ 2015-01-12 15:30:45

嗯....
沒有狐狸精

我要留言

立即登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