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邦幫忙

1

分享 唐鳳-如何成為一位自主學習者(下)

第六問:創意生活與移動中的安定感

OK! 下一個問題是如何落實創意生活以及在一人經常移動的工作模式中如何維持家庭的安定感跟相處的品質。

那關於落實創意生活這一部分
我自己粗淺的理解
創意就是試一些之前從來沒有試過的可能性
所以如何落實創意生活
最簡單的方式 就是你每天問自己說 我自己可以做一些之前沒有做過的事情嗎 我可以用之前沒有做過的方式來做我今天本來要做的事嗎?
然後先問完這些問題
你覺得可以做出改變的地方寫下來 然後再開始這一天
再去接電話
再去查Email
再去通勤
再去做隨便什麼事情
但是這樣子的話
那一天所作的事情就是為了你一開始早上剛醒來想要做出的這些改變
作為材料
至於一天結束的時後 是不是真的做了這些改變 是不是試了這些東西是不是真的有意義 都沒有關係
因為是有一個一日之計在前面
隨著這樣子一天一天的作紀錄
就比較有可能看到說 我每天是有哪些東西是讓我沒有辦法作創意的生活 那把些東西去掉之後 其實不需要特別落實 你每天自然而然就地試 之前沒有試過的新東西

那另外一部分的是
經常移動的工作模式
我不是很確定這個意思是說
要天南地北到處跑的這種移動呢?
或是我們說 disembodied work
也就是說你的工作其實沒有身體的成分
所以你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
那如果是後者
就是說你的工作是可以放在Dropbox的
簡單講
你的產出是可以 可以複製的
不管是音樂也好
或者是文字也好
程式碼也好
設計藍圖也好
任何可以這樣子的工作
對~那當然你就能在任何地方工作
也因此你的工作有很高的移動性
在這樣子的情況下
絕大部分的時間,你會
即使在咖啡廳旁邊非常多人
你會是在跟自己相處 所以要怎麼去維持跟自己的相處品質
這當然從遠古以來就有很多方法
例如像你可以練習打坐 可以練習冥想 可以練習內觀 就可以跟自己相處而不會覺得說 不會非得找個人說 非得拉點不相干的事情去做
非得跑去看報紙或是電視不可
那這是比較粗淺的部份
那比較有趣的部分是說
這種情況下怎麼去維持安定的感覺
當然家庭不管是作為支持的來源
或者是作為你去支持一些固定的人的這些關係
是非常重要的
那在這個過程裡面
我們可以看到說
如果你的工作本身需要你到處跑來跑去 在不特定的地方或不特定的時間工作
那一個很重要的就是說 留一些固定的時間
就好像剛才說的留一個固定的時間
想今天要作什麼改變
留一些時間去作靜坐
或著作冥想或著做瑜珈
做任何跟自己相處的方式 給你覺得重要的家庭安定的人
那或著是不是人
是同伴動物之類
那在這種情況下,就是說
就不要一面看著螢幕
或著說不要一面腦裡面 還想著等下幾點幾分要作什麼
把剛才剛剛都提到
這些時鐘
這些一日之計什麼都關掉
然後就看 當下覺得怎麼相處比較安定 就去用那些方式相處
那一開始會有一些尷尬
或著一開始會很容易
突然間手機又想了起來
突然之間MSN視窗又冒了出來
之類之類的
但是如果是慢慢地把這些干擾去掉的話 那就可以進入一種我們叫做flow的經驗
可以只要五分或是十分鐘 從一種很放鬆的狀態進入很集中的狀態
同樣的你也只需要也只需要五分鐘或著十分鐘
換一個環境換一個面對的人換一個對象
你就可以從一個集中的狀態 進入一個比較安定的
比較是去用當下的方式去相處
而不是去為未來作計畫或是為過去檢討的那樣子一種心態
我想大概就是這樣

第七問: 如何改變習慣與做出獨特的事

Ok! 下一個問題是說如何培養改變習慣的習慣
那這個問題實在太大了
所以我從比較簡單的方式來回答
就是如何去改變培養習慣的習慣
就是說
習慣之所以是習慣就是你面對一件事情
你在做的時候
用之前一次或著十次或著幾百次的方式去作
如何去改變繼續培養這種習慣的習慣
其實很簡單喔!
就你開始作之前先停一下 不管是從一數到十的時間 或著呼吸一兩次的時間也好
你都可以感覺到你前一次或前一百次
累積起來的那些熟悉的肌肉動作思緒情感等等 就會流過
在他們流過的時候你可以不去動作
然後就看他們流過
等到這些東西流過 就直接開始作 這個時候就不會形成習慣
其實講穿了就是這樣子而已

如果這件事情仍然,現在最適合的解決方式
還是你以前做的方式
那你就用那種方式做
可是至少,它會被記成一個你「有意識的做過判斷」的經驗
而不是無意識的照著本來的步驟做的經驗
跟之前講的一樣
這種經驗越多
你以後碰到新的狀況
能夠用新的方式處理的可能性就越大

那另外一部分是如何讓自己擅長做出沒有人知道怎麼作的事
我覺得這裡我假設沒有人是沒有其他人
沒有其他人知道如何做的事 就是作你自己嘛
天下就只有你自己能夠作你自己
至於要怎麼作自己
那這個就是一個很好的問題
就是說如果你對自己的想像 是你基於你覺得說 我有一些偶像 我有一些理想
我有一些這個幻想
這些是別人已經做到的
或甚至是雜誌封面就已經有報導的
或什麼之類
那個按照定義 就是別人已經作過的事
不只是知道怎麼做的事
而是已經很熟悉的事
如果是照著這些去想像自己 那到最後 那你做的事情就是當然就是別人很熟悉做的事情 你最多就是模仿得很好 或做的比他更熟練而已
那如果是去想說
要怎麼去做到別人都做不到的事呢
那就去想說是什麼讓我有今天的這些價值 是什麼讓我有今天這些對事情的感受
那在回答這些問題的同時
就可以看到說
有這些經驗形成這些價值或這些感受
確實是獨一無二的
因為並沒有誰有跟你完全相同的經驗
在這些感受裡面去發展
就可以看到說
你握住,越握住這些 讓你之所以成為你的價值
就可以不去在意那些 讓你成為跟你跟其他人沒有什麼兩樣的那些 模仿啊複製啊因循啊習慣啊這些東西
就比較能夠進入一個
不管我在做什麼 我知道我是照著 我從出生到現在的這些價值在行動的這種感受
那這種感受就會讓人有一種
我在做的不管是什麼事情
都是真正的 或著真誠的這種感覺
抱持這些感覺去做事就可以做出沒有任何別人知道怎麼做的事
因為就好像
沒有一個真正的畫家畫出來的畫會跟另外一個畫家畫的一樣
事實上有沒有道理
就是說你這樣作的事情就會帶有自己的色彩跟自己的風格 那這個東西是獨一無二的
大概就是這樣

第八問:換工作的時間

那最後一個問題是如何決定要換工作環境以及時間點要怎麼抓
關於時間點當然有一個很常見的的老生常談
Steve Jobs 很喜歡沿用的
就是每天這個睡前對著鏡子問問自己 自己今天是否滿意今天這個工作跟環境 那要是不滿意的話明天就把他換掉
大概就是這樣子
想像自己只有一天可以活之類之類
這個是很常見的抓時間的方法
就是直到你的那個不滿
多到比一天可以承受的量多的時候
就應該去換了

那當然並不是工作環境可以說換的就換的
那所以
有一個建議是說工作跟環境可以不需要同時換
就是說如果你是對自己的工作內容還算開心 但是覺得環境在限制你
或工作環境裡面那邊的人在限制你
也許你可以保持同一份工作 但是用一種不同的架構來作
也許是獨立接案
然後跟本來環境的人有一種外包的關係 或怎麼樣的工作 或者是說在不同的城市 或者是不同的地點 或者是說不同的虛擬環境裡面 去做你本來還是在做的工作

那反過來
如果你覺得環境還滿不錯的
這個待遇啊!
或者是說同儕支持啊
等等等等都令人滿意
可是你的工作性質讓你覺得沒辦法進步 或是讓你覺得是完全沒有挑戰
那也許就可以試著在同一個環境裡面 但是去試著做完全不同的工作
當然隨著機構越大
就越難你今天說要去作什麼工作就去做什麼工作
所以一個比較簡單的方式就是在比較小
可能不滿1000人的機構裡面去說
好~那我今天想試試看不同的角色 或是請派給我不同的工作
一般來講比較合理的工作環境
都至少會讓你有一小部分的時間可以去嘗試不同的角色 在這樣的過程裡面你也可以在保留這個支持性的環境情況下 去培養新的工作經驗跟新的工作的可能性

所以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說去問說 到底是你每天去工作的時候 在做的事情讓你覺得不舒服 還是每天工作的時候遇到的事情讓你不舒服
如果兩個都不舒服 那當然就盡可能快的換掉
在這個能夠交接的時間之內就把它交接掉然後換掉
可是絕大部分的時間只有一個
試者去守住那一個 去調整另一個 去符合你對你的工作或你對環境的想像
那這樣子比較有可能在幾天或幾個星期的時間範圍內去做出調整
而不是說一下子就換到截然不同的工作跟截然不同的環境
那那樣子可能就需要幾個月以上的時間的準備

謝謝看完,以上就是引用唐鳳分享對於自主學習者相關問題的想法,希望對各位都有幫助!


尚未有邦友留言

立即登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