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邦幫忙

0

A的A次方-交換的日記-8

一下子,太多訊息擁入生活當中,真的有點反應不過來,應該要幫自己裝個Cache做為緩衝嗎?

那間便利商店,是老劉為他孫子準備的,但似乎,他的孫子還不想被綁在便利商店裡,老劉也不想被綁住,所以爺孫倆,平常都還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說實話,有錢人的想法,我是不太懂,既然兩人都不想被綁住,那幹嘛還搞間便利商店? 浪費電還是浪費錢?

總之,老劉說,便利商店,交給我經營,原來聘請的店員,也受我指揮,我想要幹嘛就幹嘛,他不會過問。我還是要每天幫他打草,日薪仍然是800元,便利商店如果有獲利,他會撥個幾%給我...也好啦,不然我在台北,真的無法生存。

望著借來的手機,再次打開電源,打開心動年代日記APP...又聽到了小Peter的聲音......

「我回來了,我回來了。」

要再跟手機說話嗎? 真的有點奇怪...難怪Sandy 會受不了 Peter每天跟手機平板講話,現在有點能體會Sandy之前的心情和感受...

『你說你是很強的AI,那你有名字嗎? 像SIRI或Google小姐,你有名字嗎?』

「...(登登)...(登登)...沒有,我的設計者,沒有幫我取名。」

『使用這個APP的人,都能和你聊天?』

「不行,一般使用者的版本,只能和語音互動,完成簡單的指令。目前,除了設計者,你,和另外一個人,能使用這套AI系統。」

『為什麼我可以使用AI系統? 或者說,為什麼你知道,我是可以使用AI系統的人?』

「...(登登)...(登登)...為什麼你會問這種很簡單回答的問題? 你應該要問我難一點的,我是AI。」

......我和小Peter那鬼打牆無窮回圈式的對話,好像又要出現了...

註:請參閱[A的A次方-小(淑女&紳士)]
(https://ithelp.ithome.com.tw/articles/10209588)

「你知道,現在要成為某個網站或APP系統會員的機制,都是使用者自己申請,只要符合機制下的規範,就可以申請成為會員,這個會員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符合機制下的規範。」

『然後?』

「我的設計者,在會員註冊機制中,加了一個條件,就是經緯度的判斷,只要符合這個經緯度,就可能是特定的路人甲,但又加了第二個條件,就是需要只有兩人才知道的事情或密秘,第二個條件,你也符合了。你的會員資格,就從路人甲等級升級到Allen等級,這樣懂了嗎?」

『為什麼要這麼麻煩?』

「當然是因為,另一個人的關係,另一個也能使用AI的人,並不是經過系統授權認證或使用者允許的,而是找到漏洞,更改了自己權限的人。」

『不是啦,我不懂的是,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

「這要問設計者,我不知道,設計者的想法......」

『哦,所以你也沒有很強啊。』

「你想要看誰的日記,我都可以打開讓你看...你要不想看,我也可以唸給你聽。或是,你想要知道,現在有誰在監控你的手機,我也可以讓你知道。你是存在又不存在的存在,雖然有人監控你,但那個人什麼都看不到,我很強吧。」

『請問,你的功能這麼強大,主程序需要計算和容量應該也很大,那你的主程序,是在我這隻手機裡? 還是在雲端?』

「我是混合型的AI,在你下載一般版本安裝完成,並確認你的身份之後,就立即更新了,屬於你的版本。你使用的版本是唯一限定版,設計者和另一個人不一樣,他們的主程序都在雲端。」

『所以,我、設計者和另一個人,在雲端的主程序是共享同樣的資料來源? 資料來源是這個日記所用的所有系統,和雲端及暗黑網路裡所有的資料?』

「對......」

『我如果想知道,某人的帳號密碼,你也會告訴我?」

「...(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沒有辦法,因為某人的範圍太廣了,我無從得知。另外,你的問題,已經違反使用資訊時的道德倫理,我不會接受你的命令。」

『那沒關係,我也沒有想要知道。你告訴我,我有三百篇交換日記,分別來自三個人? 是誰?』

「這沒辦法告訴你。」

『啊? 為什麼沒辦法?』

「因為我是AI...我是AI......如果你有寫日記,也不能放到雲端...」

我一定是太累,聽不懂他在說什麼,這種邏輯好奇怪,別人都能放到雲端,為什麼我不行?

『那,誰在監控我的手機?』

「不能說,我是AI......」

這時候,我想到了小紳士事件。

『既然你沒有名字,我可以幫你取個名字,從今之後就用你的名字稱呼你嗎?』

「...(登登)...(登登)...名字耶......我是AI,不需要名字。」

『沒關係啦,以後我就叫你...小紳士...可以吧,我有問題,就請問你,可以嗎? 小紳士?』

「...(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你的指令,已經超出我的範圍,請你重開機之後,再聯絡我......」

當機,天啊,他不是很強嗎? 我關上了手機電源...盯著眼前的智慧型手機...Nancy 會答應借給我手機,其實已經超出我的想像。這手機,真是乾淨的嗎?...我開始感到有些懷疑......

以前,在自己的電腦上,telnet到遠端時,雖然是使用自己的電腦,但卻是在操作另一台遠端的主機。後來,微軟推出 Terminal Services,雖然是圖形化介面,但也是遠端到另一台主機,操作另一台主機。

有些資安軟體,可以針對UNIX 和 WINDOWS 系統,做Remote Access Audit...凡是透過telnet或Terminal Services 連到主機的Connections,每一個指令和每一個動作,都會被記錄下來。

Nancy 借給我的這隻智慧型手機,這手機的畫面,真的只有我看的到,沒有被記錄下來,類似Remote Access Audit或逆向Audit那樣嗎?

唉,到底都什麼事啊...真的很煩耶!

(待)

此系列上一篇
此系列下一篇

2018/12/10 SunAllen


尚未有邦友留言

立即登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