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邦幫忙

DAY 28
8

IT原鄉人系列 第 28

IT原鄉人(廿八)—導入

ERP系統導入, 大概分成五個階段:

  1. 需求訪談, 和各部門討論該部門對ERP系統應具備什麼功能做詳細的訪談
  2. 作業流程差異分析, 經過和各部門的討論後, ERP顧問把系統中標準功能就能可以達到的和需要客製的, 列個清單
  3. 實作, 把需要客製的功能評估是否真的要客製, 有沒有可能用標準功能來支援, 把整個流程中的各個功能實作, 並讓使用者測試是否合他們的需求
  4. 上線前的系統銜接, 也有人稱為平行測試, 但是, 實際說起來, 我們是要用新的系統來替代舊的系統, 所以, 只會有新系統銜接舊系統, 而不是平行測試, 只要新系統能夠產生正確的結果, 就可以把新系統扶正.
  5. 上線, 上線完成的定義不是開始使用新系統, 而是上線後的月結作業能夠產出正確的財務報表. 經過幾個月的運作, 財報都正確, 才能說上線完成.

文中所提任何人名及公司名, 及故事情節, 純屬虛構, 如有雷同, 請多多包涵.
「小郭, 我們總經理決定和黑心公司簽約了, 十分抱歉, 沒幫上什麼忙.」我打電話給高貴公司.
「看來還是您們的預算太緊, 我們已經很努力降價了.」小郭說.
「嗯, 我知道, 可是我們總經理有他的考量.」
「……」小郭沉默著.
「好吧! 就這樣了, 感謝你們這段時間的配合.」我說…小郭連個Bye也沒有就掛掉電話了.

「賴副總, 我們總經理決定和黑心公司簽約, 十分抱歉, 沒幫上什麼忙.」再打電話給動力公司.
「什麼, 已經決定了嗎?」賴副總有點不高興…「當初也是配合你的要求, 不但單價調低, 我們也盡力在短時間內做出簡報, 也不討論一下就這樣說結束了, 我真的不太能夠接受.」
「很抱歉, 已經決定了.」我說.
「再給個機會嘛…這樣, 我今天晚上到高雄找您, 看看怎麼做才能比較好.」江副總不放棄.
「我看沒有翻盤的機會.」
「不要這樣子嘛…讓我見見你們總經理, 可以嗎?」賴副總有點像他的姓一樣, 想賴著了.
「賴副總, 實在很抱歉, 我們已經決定和黑心公司簽約了.」我堅持說完.
「鄭副理, 要嘛你安排讓我見你們總經理, 要嘛我自己打電話給你們總經理.」現在是那招?
「賴副總, 這樣子場面會很不好看.」
「不好看? 我們花了那麼多的心血作簡報, 怎麼能連討論都沒有就說不會用我們的系統.」賴副總是槓上了.
「好吧, 我也不想再多說了, 總之, 您有最大的自主權決定您要如何做. 但就我們公司而言, 我們已經決定和黑心公司簽約.」我說…正要掛電話前…
「鄭副理, 沒有轉寰的餘地了嗎?」賴副總說.
「感謝您們在這次厚黑企業ERP系統專案選商會議的配合與支持, 再次感謝.」我說完就掛掉電話, 然後再撥給許秘書.

「許秘書…」
「鄭副理, 有事嗎?」
「剛才我回電給兩家落選的ERP公司, 其中一家動力公司的賴副總, 相當不高興我們沒有和他們議價就決定和黑心公司簽約.」我繼續說…「他說要直接找總經理談.」
「喔…可能這是沒辦法的事, 總經理已經去成都了.」許秘書說.
「嗯, 還是要請您注意有這個狀況.」
「好~~我知道了.」

難怪總經理不要舉辦簽約儀式, 我把黑心公司的合約及相關文件送到採購部用印及申請簽約款項, 過了一個星期, 合約才被簽出來, 說是要給法務看看合內容有沒有問題才晚了些..

簽約完成, 就是安排公司專案小組成員和黑心公司的專案小組合開第一次的專案會議, 也就是第二次的啟動會議, 這次會議後就正式的進入到ERP系統導入作業期.

「各位長官, 各位同仁, 這次選商結果, 經過總經理批示, 仍然是與黑心公司的顧問群合作, 今天這次會議, 是第一次整個專案團隊的會議, 這次會議, 我們要討論在整個專案期間的合作模式, 以及各項會議召開的時間與方式.」我開場白, 然後把已經準備好的簡報內容從頭到尾報告一遍, 其中包括了加入顧問後的專案組織, 需求訪談會議召開與專案進度會議的方式. 報告完後, 我問廈門廠的總廠長有沒有要指示的話, 總廠長代表總經理來參加會議.
「好, 黑心公司的顧問、 各位同仁大家好, 今天是我們司ERP系統正式邁向新的里程碑的問開始, 各位或許會奇怪為什麼還是繼續使用黑心ERP系統, 現在使用的問題這麼多, 為何還要相信黑心公司?」總廠長一開始就把難題拿出來談…「這是因為…首先, 公司現在正處理轉型期, 由區域供應商轉型為國際大廠, 而這必須要靠成都廠的建置才能達成.」總廠長頓了一下說…「各位可能聽到成都廠開工延遲三個月的事, 這是正確的消息, 也因此我們公司在資金的運用上, 有必要做調整, 而黑心公司願意配合我們公司的條件, 在這裏要先感謝黑心公司的江副總的配合. 這是第一個.」總廠長向江副總點點頭…
「另外, 雖然在選商會議中, 各位對黑心ERP系統猛烈抨擊, 可是, 經過冷靜的分析考慮, 黑心ERP系統第十二版已經做了相當大幅度的改善, 抛掉因為現在系統入過程的不愉快, 其實黑心ERP系統和高貴ERP公司對我們公司來講, 都是可以採用的.」總廠長看著我…「鄭副理的技術大家都有目共睹, 相信在他的領導下, 必能完成這次ERP系統更新專案, 達成專案目標.」接著總廠長寰視全場…「這次ERP系統專案, 是公司轉型不可或缺的一環, 各位專案小組的成員, 必務要配合顧問與資訊部的安排, 大家通力合作, 把這個專案搞好.」總廠長說完還再一次巡視全場, 目視幾位主管以眼神要求同意…「接下來, 我請黑心公司的江副總講幾句話.」
「好說..好說..總廠長, 鄭副理, 各位厚黑企業的先進們, 這次承蒙林總經理的照顧, 讓本公司有機會配合貴公司ERP系統更新專案, 感到相當榮幸, 另一方面又感到十分慚愧, 現在這ERP系統導入未道全功, 我們黑心公司一直引以為憾.」江副總刀切兩面說…「因此, 這次能夠繼續合作, 我們非常重視這個機會, 因為, 將派出最堅強的顧問群來和各位合作, 現在我來向各位介紹參與這個專案的顧問成員…」接著江副總一一介紹黑心系統的顧問人員, 我的思緒飄到上次去廈門找曉軍的事情.

可能只是一段情嗎? 還是因為我的情況有些變化, 心境不同? 有可能是曉軍心情不一樣嗎? 為什麼不像之前那樣有種激情呢? 似乎有些淡淡的感覺, 少了點上次的甜蜜感覺.

再想想, 我現在已經單身了, 和曉軍會如何發展? 真的會想和她在一起嗎? 她在廈門, 我在台灣. 正在胡思亂想之際, 鄭雅萍推推我的肩膀.

「……這次, 決心務必達到順利上線的目標, 完成專案, 更要順利結案, 讓黑厚企業能順利轉型, 厚黑企業的成功, 就是黑心公司的成功.」江副總結束講話.
「好, 今天的專案會議就到這裏結束, 謝謝江副總、總廠長和各位長官、同仁的參加.」我說…「下午兩點開始是配銷模組的第一次需求訪談, 同樣是在這個會議室舉行, 請與會人員準時出席, 謝謝!」

江副總跟著總廠長一起走出去, 大概是要去套交情. 黑心公司的陳經理走過來…

「鄭副理, 感謝您的幫忙.」
「那裏, 是你們努心爭取到的.」
「一塊兒去吃午飯吧! 我請您加工區外一家川菜館吃些點心.」
「好, 我交待一下事情, 您先到大廳等一下.」

「雅萍, 你帶顧問們去主管餐廳吃午飯, 以後顧問來都這樣辦理.」
「嗯, 那趙本聰呢?」鄭雅萍問, 我隨口說一起去, 就往大廳走.

「鄭副理, 這裏是我們公司的一點心意.」吃的差不多的時候, 陳經理又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物.
「這是什麼?」我吃驚的問.
「一支鋼筆.」陳經理看著我說, 嘴邊浮現一點笑容.
「喔…好…可是我要先說明, 該有的驗收條件還是有, 不會放寬.」真的是鋼筆嗎? 我收到隨身包包中.
「當然…當然…這只是答謝鄭副理讓我們公司能簽約而已.」陳經理說…「驗收條件還是完全照合約與專案計劃書中的規定走.」

「這是我們第一次配銷模組需求訪談會議, 兩位黑心公司的顧問, 張家強先生和張玉梅小姐. 會議接下來由張顧問主導, 請張顧問開始…」我請張家強開始.
「好, 我們這兩天先討論庫存管理的部份. 我和張小姐有一份問題清單, 請各位有什麼想法務必說出來. 第一個問題是, 請問貴公司的庫存管理組織如何?」
「你們不是已經導過一次了嗎? 這種問題你們應該很清楚才對.」一廠庫管組長立即發難.
「陳組長, 我想這樣子的開始不是好現象, 幾年下來, 公司組織有些變化, 可能與當初導入的情況不同, 再說, 顧問不是同一人, 張顧問也不會知道當時狀況如何.」我說…「請各位不要有預設立場, 只就您們工作上的需要回答顧問的提問, 其他個人評論, 等會後再和顧問討論.」
「好啦~~請顧問翻開我提供的文件第三頁, 就是我們公司現在的組織圖, 你可以看到每個廠都有自己的庫管單位.」陳組長調整情緒後說…「但基本上, 台灣是以高雄一廠為主, 大陸現在是以廈門廠為主, 以後會不會改成都廠, 不知道.」
「就我所知, 現在只有高雄一廠和廈門廠兩個庫存組織.」鄭麗萍跟著解釋…「屏東廠雖然有庫管單位, 但實務上, 他們算是現場倉和在製品倉, 只負責調撥的動作.」
「但將來會增加成都廠.」陳組長補充.
「張顧問…」廈門廠的生管組長過Ploycom說…「廈門廠這邊的庫管單位的交易量比台灣的兩個廠都來的多很多.」
「是, 我第二個問題是有沒有一個統籌的庫管中心之類的組織?」張顧問說.
「有, 在總管理處下有個資材部, 是中心組織, 所有庫存管理的最終決定都在資材部.」鄭麗萍說.
「好…」兩位張顧問做了點筆記…「請問進貨的程序如何? 如何通知庫管單位有供應商要送貨?」
「每週六, 資材部會發出週一到週六的廠商進貨明細表到各個廠的庫管單位, 每天上午九點廠商會陸續送貨到倉庫, 庫管人員會和司機對點, 如果數量正確就先辦理入庫, 同時在Bin Card上記錄入庫數量.」庫管組長說…「比較麻煩的是國外進口原物料, 還要會同海關人員一起驗櫃. 每次海關都拖, 有時會拖上一個禮拜人才來, 真是…」
「那, 在海關人員未驗櫃前, 會做任何入帳動作嗎?」張顧問提出疑問.
「不會…」庫管組長說…「張顧問為什麼會這樣問?」
「有些公司會先做出一筆入庫交易帳, 以免MRP計算會重覆計算, 這要看MRP的計算設定, 如果沒有做入庫帳, 會重覆計算出淨需求量, 然後有可能重覆發出採購通知.」張顧問說.
「那, 我們現在暫時沒辦理入庫, 會有什麼影響嗎?」我問.
「這要看設定, 就是MRP計算要不要把已經過了到貨日期但尚未進貨的量當做需求量來計算.」張顧問說.
「好, 我瞭解了.」我說, 這時會議室大門突然打開…人資部的陳經理探頭進來要我出去…「你們繼續…」

「鄭副理請和我到法務室去一趟.」陳經理劈頭就說.
「怎麼了, 合約有問題?」我問.
「到那邊再說…」

在想是不是黑心公司的陳經理出問題, 一路忐忑不安. 到了法務室, 許秘書和法務室林顧問都在.

「鄭副理, 動力公司的賴副總打電話來說, 你因為索賄不成所以故意把他們的案子壓下去, 有這件事嗎?」林顧問直接問.
「你在講什麼?」我說…「什麼時候有這種事?」原來是動力公司…
「有沒有呢?」林顧問再問.
「沒有, 我要問賴副總為什麼扯這種謊, 我可以告他謗誹、妨害名譽.」我說.
「沒有就好…」林顧問看著我一約一分鐘後說…「我現在要打電話給賴副總, 會做電話錄音, 你們對質.」

「喂, 賴副總嗎?」
「我是.」
「您好, 我是厚黑企業的法務顧問, 我姓林, 關於您說我們資訊部鄭副理索賄不成的事情, 現在想和您再詢問相關細節, 可以嗎?」
「嗯, 請講.」
「我這裏包括我有四位, 許秘書長, 人資部陳經理, 還有當事人資訊部鄭副理, 我們現在有電話錄音, 請問您要繼續下去嗎?」
「當然, 這次我們公司配合這麼多, 結果在這種情況下被放棄, 我一定要爭取到底.」賴副總理直氣壯的說.
「好, 請問您, 鄭耀東先生何時用什麼方式, 向你們什麼人提出索賄的要求?」林顧問仔細的問.
「我是聽我們業務Sean的報告.」賴副總說.
「好, 那Sean在場嗎?」林顧問再問.
「Sean也在, 我要他說.」賴副總說著…轉到另一個方向…「Sean你來說.」
「嗯…這個…這個…」Sean支吾了一下…
「Sean, 請問您, 鄭耀東先生何時用什麼方式, 向你提出索賄的要求? 交付物是什麼?」林顧問不厭其煩的再問.
「我以為鄭副理要索賄.」Sean說.
「你以為, 還是鄭副理有直接要求?」林顧問再問.
「我以為.」Sean說.
「Sean, 我是鄭耀東, 什麼時候我給你這種想法的?」
「我猜的啦~~」Sean說.
「Sean, 這種事情不能猜, 鄭副理有沒有跟你講要向你收多少錢或要提供什麼東西, 然後才願意把我們的案子送上去?」賴副總有點著急的問.
「沒有, 我以為鄭副理有這樣的意思.」Sean說.
「那, 實際上並沒有索賄的事嗎?」林顧問想確認.
「……」
「實際上並沒有索賄的事, 對嗎?」林顧問提高聲音要對方確認.
「對…」Sean很小聲的說.
「對什麼, 大聲點.」賴副總生氣了.
「這是我個人的猜想, 實際上鄭副理沒有說.」Sean說.
「Sean, 我有給你任何暗示嗎?」我問.
「沒有, 這是我在和賴副總討論時, 我的猜測.」Sean說.
「Sean, 可是你跟我說的不是這樣, 你說鄭副理暗示要有回饋, 但你沒有同意.」賴副總說.
「………」
「好, 搞清楚就好了, 誤會一場...」人資部陳經理說.
「這沒有誤會不誤會的…」我打斷陳經理說…「限賴副總三日內提出由動力公司出具的書面道歉函, 不然我會提告, 謗誹及妨害名譽.」我加強語氣…「如果三天內沒看到, 我就到高雄地方法院申告. 這種事又不是辦家家酒, 能這樣隨便說, 我在公司裏還要不要工作?」
「鄭副理, 實在抱歉…我是動力公司的總經理, 敝姓曾, 今天發生這種事情是我們公司的不對, 我想向林顧問、陳經理和許秘書說, 這是我們公司內部控管沒做好, 造成鄭副理的名譽受損, 完全是我們公司的過失…」從來沒見過面的曾總經理插進來說…「我會就今天的事情對賴副總和Sean做處份, 相關處份內容會在道歉函中說明, 我們就談到這裏, 造成貴公司的內部不安, 我深感抱歉.」然後, 電話就掛掉了.

隔天動力公司就以快捷郵件寄來了道歉函, 寄給法務室林顧問. Sean被開除, 賴副總被降級. 後來, 他也離開動力公司.

這次事件後, 人資部的陳經理偶爾找趙本聰去談話, 一談談好久. 而趙本聰有意無意在一些事情上開始指揮王大仁和李淑賢、張振傑. 我問鄭雅萍, 她不置可否, 還說多個人幫忙帶領也不錯.

「好了, 這是需求訪談最後一次會議結束, 請問各位還有沒有要補充的地方?」我說…「如果沒有, 專案小組在下下個星期二的上午九點半再回到這個會議室, 顧問將會整理這三個星期來的需求訪談分析結果, 分模組報告, 感謝各位的合作, 我們下次會議再見.」
「終於告一段落了.」黑心公司的王協理說, 她也是這次黑心公司派在我們這個專案的負責人..
「嗯, 感謝王協理的顧問團隊, 這三個星期來不眠不休的支援.」我說.
「好說, 怎麼樣, 今天晚上我作東請鄭副理和資訊部同仁與我們顧問團隊一起吃飯?」王協理問.
「好, 我先去問一下我這邊的同事…」我說…

「黑心公司的王協理晚上請客, 和顧問們一起吃飯, 你們有誰不能去?」我問…
「副理, 我晚上有課, 沒辦法去耶…」李淑賢說…其他人都點頭表示可以去.
「好, 沒關係, 只是聯誼而已, 上課比較重要…」我說…「對了, 你在什麼課? 好像這個星期才開始?」我問.
「專案管理的課, 因為上回問副理怎麼知道專案管理要如何進行, 副理說有個PMP課程, 所以, 就報名參加了, 每週一三五晚上上課, 還要上三個禮拜的課.」李淑賢說.
「嗯, 打算考PMP證照?」我問.
「還在考慮, 費用相當高.」李淑賢說.
「公司好像有輔助, 我幫你問問看.」鄭雅萍想到說.
「謝謝雅萍姐.」
「那你們收一收, 等會兒我們在大廳會合, 我先去問王協理到那家餐廳.」

「王協理, 請問在那裏聚餐?」回會議室問…
「一起走吧! 張顧問, 你們知道地方嗎?」王協理回頭問正在收拾筆記的張顧問, 其他顧問都收好了, 就張顧問還一大堆文件等著收.
「知道…知道…你們先出發, 我們會叫計程車過去.」張顧問頭也不抬的說著.

到了大廳, 黑心公司的陳經理已經和鄭雅萍、趙本聰閒聊著, 王大仁和張振傑在一旁.

「鄭副理, 我看這樣, 王協理開車載您和鄭主任、本聰大哥, 我載王大仁和振傑.」陳經理馬上就規劃行動方針.
「好, 那就分批行動吧!」我招呼鄭雅萍和趙本聰跟我和王協理一起走.

設宴在剛開幕沒多久的寒軒美饌會館, 開了一間大包廂, 以及三張大圓桌.

「我們台北總經理今天到高雄拜訪客戶, 也去見過你們總經理, 等一下他們也會來, 我們先等一等吃個點心.」王協理說.

過了十多分鐘, 一群人進來, 黑心公司的顧問團, 兩家公司的總經理, 黑心公司的江副總和另三位後來才知道是大中華地區事業部副總和兩位總顧問, 以及我們公司人資部陳經理和一廠的王廠長.

大家互相介紹認識, 讓坐排坐位, 又花了十分鐘才搞定. 黑心公司的王協理和陳經理跟我們坐一桌, 顧問團隊又另外坐一桌, 人資部陳經理和一廠的王廠長和總經理坐在主桌. 席間, 無非就是你來我往勸進飲酒, 幾回下來, 除了幾個年輕不太喝的, 大家都有了醉意, 人資部的陳經理顯得特別得意, 好幾回大聲笑鬧, 刺耳的聲音, 連外頭都能聽到.

那天怎麼結束的已經忘了, 只知道最後總經理很高與的和黑心公司的總經理、江副總和三位大陸來的高階主管去第二攤, 王協理和黑心公司的陳經理勸進人資部陳經理和王廠長一起去別的地方, 張顧問也過來巴結著我和鄭雅萍、趙本聰去第二攤, 反正第二天週六不上班, 王大仁和張振傑在吃的差不多時已經開小差尿遁走了.

最後, 我和鄭雅萍跟張顧問一起, 趙本聰被人資部的陳經理拉走了, 而那天, 我才由鄭雅萍口中知道趙本聰是人資部陳經理的外甥…

黑心公司派了技術顧問來我們公司把測試機升級成第十二版, 然後把資料庫也重新上Patch, 做為後續顧問講解業務流程時的展示環境. 整個升級程序很順利的完成, 我們資訊部就開始在新的ERP系統環境上測試著.

業務流程差異分析會議很順利的結束了, 顧問把需要客製的功能以雛型的方式展示在我們的測試環境裏, 各部門使用者包括廈門廠的人員都高興系統變得很像他們想要的系統. 於是, 各式規格書很快會簽完畢, 整個專案就進入到實作的階段了.

有一天, 在公司公告欄上看到人資部陳經理升為總管理處的代協理. 很自然的, 我變成向他報告了.

「鄭副理, 我相當倚重您在資訊方面的專業, 日後還要請您在ERP系統導入上多多幫忙才是.」剛升任的陳協理說.
「這當然, 沒問題, 以後就向您報告我的工作進度了.」我說.
「嗯, 有兩件事要找你商量…」
「不會不會…陳協理交待就好.」我客套著.
「我想把鄭雅萍調到人資部, 把她升正為人事主任.」在開刀了嗎?
「這個安排, 雅萍知道嗎?」我問.
「知道, 其實她有人資管理師的證照, 這樣安排也符合她的專業.」陳協理說.
「她願意嗎? 而且這個時間點可能不太合適, 因為財務模組就她最熟了.」我說.
「我和她談過, 她說可以接人事主任, 但她也是說要你同意而且有人接財務模組.」陳協理繼續說…「所以, 我已經和黑心公司的王協理談過, 他會介紹一位想離職的財務顧問過來, 正好可以彌補鄭雅萍的專業.」陳協理開始展示他的佈局…「王大仁去成都廠派駐的事, 你看要不要安排一下了呢?」
「嗯, 看樣子下個月應該過去, 一些佈線工程可能要開始了.」我說.
「那就下月一號過去, 這樣派駐津貼什麼的都好計算.」
「嗯…」
「還有, 再找三位資訊人員進來, 你提個人力需求單…」陳協理又說.
「三個? 不留位置給王大仁?」我驚訝的問.
「不是不留, 而是一年變化很大, 再說, 這次ERP專案的表現實在太好, 總經理也要求增加資訊人員, 以因應上線時的人力需求.」陳協理說…「再加上成都廠一開始需要有人過去支援ERP上線, 現在先加人訓練, 到時才不會人力不足.」
「好, 我知道了, 我會做後續的安排.」我說.
「就這樣子, 以後資訊部還是要拜託你幫忙管理.」陳協理說.
「是, 這是我應該做到的.」

鄭雅萍調走, 誰會接主任的位置? 趙本聰?

「曉軍…」打電話給曉軍, 自從上回廈門行後, 又有好一陣子沒見面了…「我這個週末過去找妳, 可以嗎?」

上一篇: IT原鄉人(廿七)—議約
下一篇: IT原鄉人(廿九)—變局


上一篇
IT原鄉人(廿七)—議約
下一篇
IT原鄉人(廿九)—變局
系列文
IT原鄉人32
0
Blue Jacky
iT邦大師 1 級 ‧ 2012-10-21 20:33:19

果然如我所料...

0
Albert
iT邦高手 1 級 ‧ 2012-10-21 21:08:39

simon581923提到:
「另外, 雖然在選商會議中, 各位對黑心ERP系統猛烈抨擊, 可是, 經過冷靜的分析考慮, 黑心ERP系統第十二版已經做了相當大幅度的改善, 抛掉因為現在系統入過程的不愉快, 其實黑心ERP系統和高貴ERP公司對我們公司來講, 都是可以採用的.」總廠長看著我…「鄭副理的技術大家都...(恕刪)

我們正在客製化 [O 牌 ERP系統第十二版] 他是 歐樂寇 不是 黑心

用 O 牌可以一直改
改到不用 O 牌還是可以繼續跑....
O 牌最好的地方是彈性欄位
最爛的地方也是彈性欄位
因為 [彈性欄位] 不需要關連
因為 [沒有關連] 因此一團亂
還好你付了很多錢來[客製化]
因此我們也免強接受[一團亂]增加的[門檻]

O 牌如果[忠實]的 QA 公司 ... MRP 一定能用....
如果你想 [轉用][代用][正料][副料][正廠][副廠]一起生產
.....
你一定需要我們將 可用 [轉用][代用] 帶入,

不可以讓
O 牌再建議開 [採購單]
.....

我們是 全球最大開放源碼 ERP Oracle 最佳外圍系統
全球技術轉移顧問
Skype: Adempiere/Compiere
Albert

看更多先前的回應...收起先前的回應...
Albert iT邦高手 1 級 ‧ 2012-10-21 21:11:53 檢舉

simon581923提到:
「有些公司會先做出一筆入庫交易帳, 以免MRP計算會重覆計算, 這要看MRP的計算設定, 如果沒有做入庫帳, 會重覆計算出淨需求量, 然後有可能重覆發出採購通知.」張顧問說.
「那, 我們現在暫時沒辦理入庫, 會有什麼影響嗎?」我問.
「這要看設定, 就是MRP計算要不要把已經過...(恕刪)

MRP 完全外掛
MCATP 完全外掛
確保 代工導向公司 無限彈性 無限可能

Albert iT邦高手 1 級 ‧ 2012-10-21 21:13:30 檢舉

對不起 說錯了

MRP 完全外圍
MCATP 完全外圍
確保 代工導向公司 無限彈性 無限可能

圍到
Oracle EBS R12 主機沒有開
MRP 還是正確執行
成本結算還是正確執行

Albert iT邦高手 1 級 ‧ 2012-10-21 21:20:44 檢舉

O牌 分批入庫 就是另外一批

不同入庫時間
甚至是跨月
怎會是同一批

沒有 Released 本來就是另外一批
沒有一起完工的也是另外一批
[生產環境]不同
[生產時間]不同
同一批不是在騙[客戶]
就是在騙[ERP系統]
還好 Oracle EBS ERP 很清醒沒被騙
真的要騙 我來作外圍給你騙好了

我們是 全球最大開放源碼 Adempiere ERP
Oracle EBS R12 最佳外圍系統
全球技術轉移顧問
Skype: Adempiere/Compiere
Albert

賽門 iT邦超人 1 級 ‧ 2012-10-21 21:36:50 檢舉

albertachen提到:
圍到
Oracle EBS R12 主機沒有開
MRP 還是正確執行
成本結算還是正確執行

老闆....X的, 那我花了三千萬是買假的了嗎??

Albert iT邦高手 1 級 ‧ 2012-10-21 21:43:47 檢舉

我們在圍的 A 字頭那兩家(全台最大那兩家電腦公司)
不是 買 三千萬 是 兩億
你猜錯了
但是 賽門大師還是 大師
佩服

Albert iT邦高手 1 級 ‧ 2012-10-21 21:58:58 檢舉

simon581923提到:
老闆....X的, 那我花了三千萬是買假的了嗎??

當然是買真的.... 真的有付錢給 O牌

幻滅才是成長的開始
付完錢不合用之後

才會真的走出自己的路......

這一切都要感謝 [O牌 S牌]
我們要在 SAP 總部發源地 Karlsruhe 卡爾斯魯厄大學
[該校 資訊工程 全德國排名第一]

我要留言

立即登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