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邦幫忙

第 11 屆 iT 邦幫忙鐵人賽

DAY 26
0

https://ithelp.ithome.com.tw/upload/images/20190927/20106486Rkhtpv0kk5.jpg

在李崇建老師『心教』一書中,有一段對話一直徘徊在我腦海中。

我問:「這是心裡想的?還是頭腦想的?」
男孩問:「有什麼差別?」
我說:「從心裡想的,你可能會落實,遇到困難也會想辦法;頭腦想的,也許只是想想,在此刻以理智回應我而已。」

這段對話,也讓我『自我覺察』了我的核心價值。

2017 年,我進行過大大小小超過 40 場『回顧會議』(Retrospective),最常對團隊說的是『我不期望這場回顧會議後就有一堆 action item,我比較期望的是這場回顧會議後能有一個大家真正想要完成的 improvement』。或許這就是我一直以來的『核心價值』~『一鳥在手勝過二鳥在林』,有用的、有效的、願意做的只要一個就好。
直到看到這段對話才讓我驚覺,我認同的就是這種『用心思考』的行動方案『遠勝於』『用腦腦補』的自動化反應。也因為如此,我希望在『回顧會議』討論行動方案時,能再度提醒團隊,希望大家能把『行動方案』放進心裡再想一想,這是『心誠悅服』(Buy-In)的,還是『急中生智』(Brain Storming)的。如果是『急中生智』的,或許我們再想想再緩緩吧!『讓子彈飛一會兒吧!』然後再決定要不要做可能會是一個比較好的做法。這也是崇建老師常說的『停頓』與『核對』。

如果團隊的行動方案是真正『用心想出來的』,因為有把這件事放到心上,讓心裡去感受過,所以對自我的承諾會更願意去落實。

ORID vs. I-message

如果時間允許,我覺得可以請大家在『回顧會議』結束時,用 I-message 描述一下『行動方案』。

  • 『我看見』(觀察到的事實):我們團隊好久沒進行『代碼審查』(code review)。
  • 『我感覺』(心裡真實的感受):。我感覺很難過。
  • 『我認爲』(對事實作的闡釋):我認為『代碼審查』(code review) 是一件對產品品質的重視程度。
  • 『我希望』(心裡期待的狀態):我希望下一個衝刺(sprint)開始,我們每週至少能有一小時來進行 『代碼審查』(code review)。

https://ithelp.ithome.com.tw/upload/images/20190927/20106486UbPPW385J6.jpg

各位看官,你有沒有發覺『我感覺』的陳述中與『ORID』的『客觀事實』(Objective)與『主觀感受』(Reflective)相似呢?而『我認爲』則可以對應到『詮釋觀點』(Interpretive)、『我希望』就是『行動方案』(Decisional)。

【文思不藏私】敏捷 30 天養成計劃~搶先看


上一篇
敏捷大班~Retrospective 方法~Lean Coffee
下一篇
敏捷大班~Retrospective 方法~欣賞式探詢
系列文
敏捷 30 天養成計劃30

尚未有邦友留言

立即登入留言